「你这话意思就是不愿意交出来?」头子眯起眼睛,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,就别怪他们了。

    珞苒娅脑中也在快速运转,预计这个时间点药效应该发挥到极致,剩下真的只能听天由命,要不然就得动用力量了……可能是今天有踩到狗屎,耳边此时传来细微的声响,来得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「这位杀手大人,本姑娘可没低估过杀手的嗅觉,还有您是不是划错重点,我的灵兽岂那麽简单就给你们带走,这想法未免想得太轻松太便宜,这年头杀手素质就这样?这可笑Si我了。」少nV眼眉虽带着笑但极其讽刺「您说,其他同行的人会不会哄堂大笑。」说着就突然笑着鼓掌,就连她身後的白虎也Ga0不清楚状况,祖宗这是Ga0哪出?牠怎麽有些看不懂。

    珞苒娅说完之後,转为皱着眉头伸手r0u了太yAnx,刚才那段话虽然不是自我意识而是那GU力量所为,可话里的意思确实和她本意相差无几……只是多了点烟硝味还有点呛,但这手C作她也认知到一些事情,这个力量不仅强大且随时会强夺意识并它掌控主导权,y要说的话像是中邪般,不会记得在过程中自己做过甚麽,尽管危害X大,它难得不会强制夺走意识,更感觉得出不会害她……看出它也不爽这夥人,现在还是让自己解决就好,既然药粉没出问题已应发挥效用就不用劳烦了。

    「这是甚麽味道呀,没闻到吗?」她突然像是闻到奇怪的味道,嗅了嗅四周的空气接着又偏头闻了自己身上,最後跑去闻了白虎的毛「咦~虽然白珀你臭归臭,可味道好像也不是你散发出来的。」还不忘记先嫌弃一番随後少nV向白虎又补句回去该洗澡了。

    白珀:呜呜……祖宗嫌弃牠臭,还要给牠洗澡。

    味道?

    杀手们的头子回想到在追人时,这小妮子有撒粉末,当时的白sE粉末确实有夹带浓烈的香气,但闻了身上和四周都没那味道,也没再多想就不以为然地继续专心追杀目标……他转念想了片刻後,接着脸sE大变地望向对面的少nV,难道不是毒粉,那…那粉末是何作用,若药效不是对人的,那会是甚麽?

    唯一想到就只剩森林的凶兽了。

    「你在我们身上洒甚麽东西!」头子怒目Si盯着少nV,就像不剥了皮,吃了血r0U,难解他的恨意「解药呢,拿出来!」此时一众杀手皆闻到香气了且b之前的味道还加重许多,随後又听见四周的声音开始逐渐往这里聚集「你不怕自己也逃不掉吗!」,原来一开始这nV的就没打算想对他们下毒,反而是用诱引凶兽……好一个借刀杀人啊。

    一、两只还能应付,但成群的就无法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「唉呀,本姑娘打从制作延诱香就没想过要做解药,还有一点,延诱香的粉末只要沾到衣衫,效果长达半个时辰呦~范围可以到十尺远,味道可是b蒜香藤数十倍浓喔!」珞苒娅惊呼没多久又笑咪咪地杀手们,接着被杀手头子问了这麽句话,少nV假意苦恼思索了一会儿并歪着头看了看对方「既然我没做延诱香的解药,那就有本事离开此地。」非常纳闷他这样自视甚高的渣渣做杀手这行业是怎麽活到现在,莫不是脑瓜被门给夹了。

    何况也没打算逃呀,顺便揪出幕後黑手的狐狸尾巴才好拟定之後地应付对策,毕竟只是知道主使为罗家那位落汤凡,但出悬赏金要她的项上人头,总要核对核对,免得罗家後方还有更y的後台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